位置:主页 > 博学文化 > 校友联谊 >     
从四中进军校
发布时间:2011-05-26 09:36 来源:主页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从四中进军校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刘巧基

 

19618月,我考入了武汉市第四中学。

 至今,我清楚地记得我初中三年的班主任分别是:初一,周颐芳(代数);初二,蒋万里(代数、几何);初三, 谭旭楚(语文)。  科任老师有:李时信(政治),许宝珠、龚融文(英语),胡宜泗(化学),李维世、褚厚生(物理),戴朝阳(音乐),吴芝茂(生物),陈  震(体育)。

进了中学,是值得庆祝的。最值得庆祝的是我的粮食定量提高了。按当时国家规定:小学生是每月2 7斤,而中学生是37斤。我的口粮标准一下子涨了10斤。10斤是个什么概念:当时人们的一月生活费约为9元,因为有粮票供应的粮食是1角钱1斤;而议价粮是两三元一斤,相当于我每月收入二三十元哪,比工厂学徒工的工资12元要高出一倍。在那个年代,好多成绩不好的学生,宁愿留级再读书,也不愿退学,就为这份口粮!    

我们家穷,只要我成绩好,就可以申请助学金:当时的标准是全额9.6元;半额4.8元。因为哥哥先在武汉四中申请了一份;我只能申请半额,但又是一笔收入,这相当于我可以自己养活自己。

武汉四中原名博学中学,是一所悠久历史的学校。

原来的主旨是培养社会精英,为让他们安心读书做学问,将校址选在远离汉口市区的西北郊。校园大树参天,鸟语花香。

解放后,政府将一些工业项目建在这些地方。随即建筑了大量的简易住房,供工人安家落户,所以学校所在地名叫“简易宿舍”。

秉承博学中学办学的一贯宗旨,武汉四中也只收男生,所以在校学生清一色的和尚。这也好,少年维特们省了许多成长的烦恼。不过,话说回来,由于没有女生,大多数同学缺少与异性交往的经验,在以后成年后的生活中,失去了许多机会不说,甚至是终身的遗憾。我就是其中的一员,那是怎么回事,以后再介绍。

开学第一天,在欢迎我们加入新学校的仪式完了后,校方组织我们全校师生去“综合制材厂俱乐部了一场电影,名字叫鸿雁,讲的是一位农村邮递员送信的艰苦奋斗的故事。看完电影出来后不知为什么?我有一种莫名的激动:是因为受主人翁的面对困难的积极奋斗精神鼓舞、还是影片向我们展示的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……总之,我感到精神振奋。

第二天,班主任安排我们班去学校菜地里拔草。这活难不倒我,在家养成劳动的习惯使我干活得心应手,而呼吸新环境的空气,也使我心情欢畅,我干得挺起劲的表现,班主任周老师十分满意,在第一次全班会上她建议我当副班长,杜东平为班长,虞润德为学习委员,刘华斌为文体委员,潘黑皮为劳动委员。大家鼓掌表示通过。

学习开始了,课程很紧凑:首先增加了英语,这是重点科目,由于我的文学水平一般,学英语较费劲,借着能死记硬背,算是还行。

数学提升了,改名代数。还延伸出一门几何。这是我心爱的课程:学起来得心、做起来应手,滋滋有味。人家还在做老师布置的一般作业,我已经在做思考题。班上几个数学尖子如杜东平、刘小钧等,我们这几个人在成绩上是不分伯仲,头几名非我们不属!

物理、地理、化学,我也名列前茅。对于物理,我是大言不惭自认全班第一,因为我太爱这门课了。

音乐也不错,戴(朝阳)老师是上海音乐学院的高才生。她讲的音乐知识系统全面,使我终身受益!

就是体育一般,一方面我的体质不好,另一方面是家庭的负担重,父母上班,大哥1962年年参军走了;我一有时间就跑回家里安排弟妹的中饭、或者做家务,没有多少时间进行体育技能锻炼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我虽然是副班长,主要任务是协助班长工作,但事并不多。我们的班长东平人很不错,知道我平时的家务事较多,所以,平时一切班级事务都是由他处理,让我集中精力学习和做家务。这样一来,我实际上没开展什么社会工作,组织与协调能力没得到锻炼,因而社会活动能力很差。

那时武汉四中的学生绝大多数为工人、农民及普通干部的子弟。一般说来,都能吃苦耐劳,也比较勤奋。所以学校的升学率比较高。而且学校重视德、智、体全面发展,除了上课以外,课外活动也丰富:体育方面如足球、排球、乒乓球、跑步,杠上运动也盛行,我们一下课就奔向运动场,哪怕十分钟的课间休息,也不放过。记得学校那一年还组织了航空跳伞培训,学友经凯就每周四下午去市少年宫练习。

武汉四中的体育特长是全市中学中出名的,比如1963届全国少年足球赛,就是由我们初中足球队代表武汉市少年足球队参赛的。

因此,虽然学习很紧张,课程多而杂,但同学间团结友好,互爱互助;生活是贫淡而愉快的。虽然吃不饱,穿得也寒酸,但同学学习很努力,师生很融洽。

初中时期的第一个寒假开始了,由于家里经济条件不好,爸、妈给我找了个临时工作:在辛家地粮库灌麦子。这是一种又苦又累的活,冬季天冷,在那个密不透风、又潮又闷的仓库里,人们在粮堆上,由一人双手提着半人高的麻袋两沿,一人用簸箕舀散麦粒往里装。端着撮满了麦子的簸箕、从脚面提上大半人高往袋子里倒,隋着麦子的下泄,一股尘土轰然而起,一下散满空中,虽然戴着口罩,也呛得人直喀嗽;不一会儿脸上就土呀汗的一层泥。最强的劳力干不了半小时就得休息一阵;半天下来开午饭,累得不想吃,为了下午有精力,只好强着扒几口,抓紧时间休息。不过,因为是记件工资,一天下来能挣三四块钱呢。那时一个二级工,一月才挣38元。我大概干了半个月,就赚了六七十块钱,很解决了一下家里的用度问题。类似这种小工的活、我还干过几回:

有一次,同哥哥一起拉板车送轧辊 — 面粉厂的粉碎麦粒的实心金属棒,一根有几百斤重,那是个夏天的傍晚,因白天板车不能走中山大道,我与哥哥提前吃了饭、按爸爸的要求去工厂找他,他找到那位主要运送辗辊的搬运工人,把辗辊捆好后就出发了,他驾辕,我与大哥在两边拉纤,经水厂二路、汉宜路,在硚口转上中山大道,走武圣路、六渡桥、江汉路绕南京路;从后边拐进胜利街武汉市粮食局招待所。花了三个多小时才完成。回走的时候我和哥哥都没讲话,我都累坏了,但我们能说什么呢,为了家庭,我们能吃苦。

爹妈为了鼓励我,给了我十元钱。我拿着自己劳动换来的报酬,心里激动不已,这可是我有生以来拥有的最大一笔财富啊!我思忖良久,下决心用它实现我的一个愿望。因为在学校里,我常见高班的同学在大操场上操控模型飞机在上空翱翔,小飞机左右盘旋,发出诱人的嗡嗡声,让人羡慕不已。

 

于是,我带着十元钱与同学启发一起去了硚口的卖航模的商店,询问价格,结果令人沮丧;那笔钱还不值动力模型飞机价格的一个零头!我们垂头丧气,正要出门,售货员叫住我们说,小伙子,我建议你们买套“牵引飞行器”,比那个动力的好多了!

我很诧异,回头向售货员请教,他告诉我说:“动力飞机是成品,只能玩耍,培养自己的操纵技巧,严格说来是体育运动;而“牵引飞行器”是用基本材料,完全靠自己动手制作而成的。虽然很费时费力,但是锻炼人的思维与技艺。这才是科技活动,也是开展科技活动的目的。你说是不是?”

我恍然大悟,是呀,我不就是要提高自己的动手能力,增长我们的科学知识吗?于是买了“牵引飞行器”的基本材料。在他的提醒下,又买了专用的特制片刀;并婉言谢绝了他推荐的、购买专用粘贴模型木片的乳白胶的建议。那实在太贵了,我们可用牛皮胶代替。

兴冲冲回到家里,我们动手就开始制作“牵引飞行器”的部件:

飞行器由三大部件组成:承担全部重量并提升飞行器向上飞翔的V型机翼;保持飞行稳定的尾翼及机身与助飞缧旋浆。

前两部分制作程序与要求相差不大,但为了使飞行器有升力必须让其剖面呈流线型,这就要制作大量的形状相同而大小递减的流线型薄片。我们花了两天时间用特制片刀把它们从2毫米厚的薄木板上一块块挖下来;再按图把粗细不等的各种木条截成指定长度的零件,并用牛皮胶粘成翼框;然后,将流线型薄片序镶嵌在翼框上,并用牛皮胶固定。

对于流线型薄片的大弯曲部是向上还是向下,由于图纸印刷得不清楚,我两人发生了争议:启发认为应向下,这样迎风面大,有利于飞机上升;而我觉得应向上,这样下面风速大于上面风速,可推动飞机爬升。当时虽按我的意见办了,但两人都觉把握不大,直到以后看到有关飞行力学的书,才知道当时是做对了。

机身与助飞缧旋浆比较容易制作,就是助飞缧旋浆加工费了些事,它要求对称并相对于平面要转一定的角度,我又削又磨的,总算达到了要求。

两天后,牛皮胶干了,我们又裁剪买来的棉花纸,蒙在翼框上,再用胶水一一粘住。这活要求制作人心细手轻:既要使棉花纸绷紧,又不能用力太大,否则,不是纸破,就是纸太松,使流线型机翼露出骨架,影响飞机升力。好在一切如意遂心,飞行器顺利完工。只等到胶水干了放飞啦!

试飞的日子终于等来了。但天不作美,前一天下了一场中等大的雪。路上是湿的,我们不敢去学校试飞,怕雪弄湿了飞行器,只在一栋宿舍的右边的空地上试飞了一下,感觉还可以。

过了几天,天放晴了,我们在水厂路小学校的操场上试飞,开始效果并不理想。图纸也要求在试飞时应调整V型飞翼相对于飞机身部的迎风角,至飞行平稳时止。几次微调后,“牵引飞行器”飞得平稳了,而且有时随风盘旋转圈飞行,动作优美极了,引得很有一些人观看,我和启发自然是感到自豪,心里象吃了蜂蜜一样甜丝丝的!后来又放飞了几次,都是满意而归。

开学后,学习比较紧张,很少有时间玩它了,后来我家搬迁,就将它送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

1962年,我的大哥初中毕业了。面临中考,他感到十分为难:一方面,家里的经济困难他十分清楚,五个孩子都在上学,父母收入就那么一点,如果他上高中或中专,恐怕难以重负。另一方面,找工作更是不容易,国家经济还没恢复,好些工厂还在减员。

正在这时,夏季招兵开始了。他一听高兴得不得了,急忙回家跟妈妈说他想要当兵;妈这时正怀着幺弟,因快足月了,在家休息。一听就火了,当即表示不同意他参军。妈妈的心思我们明白:她老人家以前生过六个孩子,均因八年抗战时期,逃兵荒、避战祸时病饿而亡。她就怕打仗,儿子当兵就要打仗,那还得了!所以无论大哥怎么说,她就是不理!

哥实在没法,就跟我商量:“老二,老妈就是不让我去,你说怎么办”。

我说:“这样吧,你先报名检查身体,免得错过了机会。老妈一时想不通,也在情理之中,我瞅机会再慢慢地做工作,相信她会想通的。”

大哥一想也是,就去办报名等事宜去了。过了两天,趁老妈高兴,我趁机把这个事说了:“听说这次是公安部队招兵;就在湖北驻防。就是野战部队,也不一定都是上前线打仗的,您家看看一栋宿舍的王正龙,张玉红参军几年了,不也没事。再者,老大被嫁嫁惯坏了,干不得活吃不了苦,在部队锻炼一下也好。”

我还特别强调:“中考他肯定不行,现在没有地方招工人,让他游手好闲,到时候让二流子带坏了,岂不更糟。”好久,她才点了点头。

入伍通知书送来了,全家人都觉得光荣!只有妈妈默默无语 。我和大哥悄悄地去办了各种手续。很快,大哥就奔赴部队驻地了。

幺弟出生了,家里还是八口人,靠的工资,生活还是很紧张;妈妈生幺弟没满月就忙着出去挣钱,依旧是干完了厂里的活后,就在小货摊忙碌。

夏天,冰棒比较好卖,我与三弟也放暑假了,老妈就把摊子让我们照看,她自己背个冰棒箱四处叫卖;特别是中午在十七女子中学门口,趁着一些补课的学生放学和上学时,一盒冰棍24根不要半个小时就能售完。看着老妈瘦小的身躯、肩挎着沉重的木箱艰难前行的背影,我的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!有几次我们想帮她,她执意不让。我知道她是怕我们在那里碰到同学,面子不好看。亲爱的妈妈,你总是这样体贴儿子,叫我们怎样报答!

但我们也关心妈妈,也提着冰棒瓶,吆喝着“冰棒,冰棒。买冰棒”,分头走街串巷。每天下午二点半钟左右,我们几乎同时赶奔汉西火车站,因为有一班去随州的列车路过,天热气温高,冰棒好卖,三瓶冰棒,基本能一次卖光。

一个夏季,就这样过去了。

  

提倡学生广交学友,也是我们四中教育的一大特色。我上初二那年,学校就组织高中俄文班的同学与苏联的对口学校通讯交朋友,以提高我们的俄文水平。

由于我们学的英语,在当时背景下自然不能与使用英语的外国学生通讯。这使我们心理不平衡,于是,我们班的几个同学刘华斌、张经凯、向耀湘、汪开富,商量与国内其它城市的对口学校与班级交学友,不一样可以交流学习经验吗?于是,我们分别昆明与四川泸州的第四中学初二(2)班29-34号同学写了交友信,并分别发出。

不久,两地分别回信了,昆明只有李健同学响应;而泸州则全部同学都联系上了,竟然全部是女生,这下我们傻眼了:大家都没有与女生相处的经验哪,而且班上同学知道了会议论的,几个人一商量,管他呢,先通信再说。于是,华斌与王芳群、经凯与杨显惠、我与钟世蓉、耀湘与杨必柔、开富与唐光寿分别交上了学友,我还与昆明的李健通信。

特别令人惊奇而值得一提的是:唐光寿是她们的班长,王芳群是学习委员;我是班副、华斌是学委,两边阵营还有些旗鼓相当。

那段时间,等回信是磨人的,有一些期盼,有一点心慌,还有一点甜丝丝的感觉!为了相互有个认识,我们特地到武汉长江大桥去照了一张合照,寄给了她们。

其实,通信都是谈的学习情况,交流学习体会与经验,虽然也交换了照片,但并无什么其它念头。而且,信件都是通过学校传达室收发的。但是过了不久,另一个班的一位同学,在通信中,提出要跟人家谈恋爱,被人揭发,教导主任在全校同学集会上点名批评,并警告大家,最好不要与女同学通信。我们几人一商量,决定以后把信寄到经凯家里,免得节外生枝,后来,这种关系保持到初中毕业,我因上军校要保密,就中止了与钟世蓉的通信;他们也陆续没有通信了;只有经凯一直保持着。

读初二的时候,邻居的一位女生因物理成绩不好,听说我的成绩不错;就主动向我讨教,我本不善交际,但也硬着头皮帮助了她几回,这期间对她产生了一种好感,很想看见她,与她交往,但又不善言词表达,就偷偷写了个小条子放在她家窗台的角落里、过了大约一周见她无反映;又向她假借毛笔用,在她笔管里塞了张纸条,还笔时还指了指,但她还是毫无反映,又过了一段时间,也无任何动静。时间一长我也因学习及家务事忙活,把此事置之脑后了。

初二年下学期,校团委开始在我们中间发展团员。班主任谭老师很关心我们政治上的进步;班长杜东平领悟到这种政治信仰对人生的重要性,他写申请并加入了团组织;谭老师见我能吃苦耐劳,家庭出身又好,启发我应积极向组织靠拢。

于是在谭老师的教育帮助下,我经过一段时间的考虑,其实很简单:吃着国家的补助,就应该知恩图报,决定加入团组织。但我对团的性质、作用等一窍不通,于是我向东平请教,杜东平说明团的性质、宗旨与奋斗目标,指导我写了入团申请书,并向团组织介绍我,经过团委讨论,吸收我入了共青团。

暑假又轮回来了。我自然还是去与父亲厂有联系的粮食仓库打工,人干活很累,但收入不菲。妈妈到粮库签收付给我的劳务费回来时,在路上与邻居说 “别个的儿放假休息,我的儿暑假为我们受罪” 。为了鼓励我,她给我20元钱零用。其实我哪里用过什么零花钱,基本都用来买我喜爱的电子元器件了。这次我就用它来实现我的另一个心愿 -— 买台照相机。我去六渡桥民众乐园对面的永安旧货市场,千寻百探,终于弄到一台固定镜头的120相机,成色还比较新,我用它照了不少相,后来在初中毕业报考军校筹措费用时,狠心将它卖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读初三时,我们发展了刘华斌入团。这样,我们班成立团分支部的条件具备了,但团委决定由我担任团分支部书记,这使我十分不解,去团委询问,得到的解释是杜东平家庭出身没有我家好。弄得我好长时间心理有障碍,觉得对不起杜东平。不过他倒没什么,还一如继往地关心我,支持我。

但是,作为团分支书记,我是不够格的,我既不能对同学们实行教育与领导;也不会对班上积极要求入团的青年积极份子进行帮助。除了准备中考和照顾家里外,我无暇学习团的知识,缺乏必要的社会活动组织与领导能力,因此在我任职期间,没有发展一个新的团员。

初三下学期是中考的关键时期,各校都早早把课提前上完,腾出相当长的时间供考生备考复习。我的几个好朋友华斌、耀湘、经凯邀我同他们一起温习功课。为此、耀湘的妈妈给他在他们家对面租了一间平房使其专心备考,里面还准备了两张床。这处地方实际成了我们几位的集会室;我也跟家里父母说好了,每天吃完晚饭后,就去那里复习,有时晚了就在那里睡觉。

其时,所谓复习,除了系统把课程梳理一遍,使所学知识在头脑中有个完整的概念外;就是老师根据历年考试卷子,选取一些典型的、有代表性的题目,给出答案,让学生们练习记熟,也就是常说的猜题。这也是教师们的不得以而为之的下策。但对一些成绩的同学‘攒分’而言,是有一定好处的。

那年的四至六月份是一段令人难忘的日子。我们这些初、高中毕业班的同学们谈论的中心话题;就是报考什么志愿的学校。看着那些红红绿绿的各高中、各中专、各大学及学院粘贴的招生广告;估算着自己可能的考分;想象自己能跨进的校园;憧憬着美好的未来……

但我因为家庭经济条件限制,没有、也不敢有这么多想法:由于家里已有三个弟弟正在上学。还有六妹和幺弟也快进入学龄,我不可能再让父母花钱供自己读书了。经过考虑,我舍弃了上高中进上大学深造的机会,决定选择张家口无线电技术工程学院(八系)作为我报考的第一志愿。

因为听说这是一所军工性质的技校,可能不要学费;

而且它的专业科目非常合符我的兴趣。

我又选择了武汉测绘学院中专部作为第二志愿。这是因为我哥的一位同学陈谦胜在那里上学,说学校条件不错,毕业后好安排工作。

而我的几位相好的同班同学均无人报考张家口无线电技术学校,或武汉测绘学院中专部,因为他们有的家庭出身不隹,有的是成绩不太好,有的想继续升高中。而且多数认为张家口离家太远;而测绘学院的毕业生将来一定是在野外工作,担心吃不了那份苦、受不了那个罪。

中考以后,正式的录取通知书通过学校转到了我家,我被录取了,并让我办理好户口、青年团的组织关系转移手续,带上行李及日常生活用品,于816日去汉口黄浦路军人供应站报到,家里人高兴得什么似的。但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,心情很复杂:是的,愿望实现了,我将开始新的人生旅途;但是,我的学费、路费、还有两年的生活费哪里来?就连我需要的被子,家里都没多的,我拿了,三弟用什么盖?家里我一走,弟、妹尚不懂事,爸妈又要上班又要照顾家小,忙得过来吗?我傍徨不定,左右为难:最后暗下决心,改报其它学校。好不容易熬到八月十五日,我一早就到了军供站,打听招生组的同志办公地点;一问,他们已在那里。我说明了我的意思:家穷无钱,远地学费、路费都出不起,连带床被子也是困难!哪知他们没听我说完就表态了:这些都好解决,特批你不带被子就是了,“什么?还没有床垫,也免了,快回去办相关手续吧!我一头雾水.回来跟妈妈说了,她差点跳起来,瞪着眼睛大声说:你这伢胆子太大了,到现在还没办迁转手续;怎么不跟大人商量就自作主张那样办,这要是他们同意了,万一把你除名,那不耽误你一生?过了好一会儿,妈妈平静下来,才说:儿子呀,妈一生别无所求,只盼你们能称心如意、平平安安,你赶快按他们说的,去办理户口转移手续。莫忘了,带上录取通知书去。

这天晚上吃饭,妈妈准备了五六个菜,把弟妹们都叫上桌子,连平时不在家吃饭的爸爸也回来了,说:你二哥为我们刘家撑了脸,考上了部队办的军工学校,要到比北京还远的张家口去读书,这顿饭就算给老二送行了。来,老二,吃吧,妈妈夹了一块肉放进我碗里,让大家开始吃饭,弟妹都快活地吃开了。爸爸也示意我吃好,并且反复嘱咐我要听学校的话,好好念书,注意照顾好自己,等等。

饭后妈妈忙完了家庭琐事,开始为我清理衣物,这时候她一直默默无言,但我发现她有时发呆、走神,还不时擦眼睛。我知道又是同我哥走一样:儿行千里母担忧!我想劝劝她,又不知如何开口。很晚了,她才过来催我早点休息,并说:你走我是很放心的,不说什么了。明天你爸爸就不送你了,我和老三去吧!

躺在暗楼的床上,不知怎么的我就是睡不着,脑子里乱七八糟的……好长时间才迷糊过去。蒙胧中,我听见低低的哭声,不,应该说是抽泣声,断断续续的,好久才听见爸爸轻声说:“别哭了,儿子听见了他能安心走吗?”“这伢、唔—唔、为人处世、读书、唔唔、学习我都不担心,唔唔、只是这些年缺吃少喝,他身子、唔—唔、单薄得很,身上瘦的、唔—唔、一把骨头,唔—唔、眼睛又不好,又跑到、唔唔、那么远的冰天雪地去上学,唔唔、怎么受得了,万一、唔……”;“别说了,念他的咒哇!他不一直没病无灾的!再说部队也会安排好的,你不要瞎操心。”。妈的哭声低了下去。我这才放下心,但我怎么也睡不着了。

第二天早上(八月十六日)六点多钟,我看到妈妈买菜去了,就赶快催促三弟与我一起起床。急忙打点好行装,就拉他边走边说,不能等妈妈,老娘肯定会哭哭泣泣,我们都不好受,让她老人家省点心!到了车站,我让弟弟也不用去了,反正东西不多,又是坐汽车;他说老妈昨天都安排他负责上车买票的,并给了他一块钱。我告诉他钱他收着,在外边玩到中午再回去,早了老妈有可能赶来。他答应就走了。我虽极少坐公汽,但早就打听好了:坐1路到终点三阳路,转4路黄浦路站下车。再步行不远就到兵站了,况且我已经去过那里二次了,路熟。

就这样,我带着妈妈给的十元钱,加上我平时积攒下来的二元多钱,还有我卖了心爱的照相机的20元钱,独自开始了我人生新的历程。

到了兵站报到并办好了登记手续,按要求落实了我的房间后,我就在接待室帮忙。看到陆续来报到的学友都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与生活用品,而自己只有扁扁的行囊,心里更是十五个吊桶---七上八下地惴惴不安。

哪知过了两天,八月十八日下午二点钟,校方招生组领队王(同智)助理宣布:同学们,从今天、现在起,你们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技术工程学院的一名正式军人了,要按军队的纪律要求自己,安全完成这次到张家口军校行军的任务!乖乖,这下我的心里才一块石头落地---我入伍了,我成了军人了!可惜,还不等我们把这个喜信告诉家人,当时就宣布无特殊情况不准请假。吃完晚饭不久,就让我们整理行李列队出发,去火车站。

我们踏上了北上的征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当年的照片

 

 

 
  坚持“特色立校”的办学宗旨,秉承“勤朴博学”的传统校训,确立“个性发展”的办学理念。
  办学以教师为本,教学以学生为本,教育过程要贯彻“三坚持、三激励”的教学思想,即坚持学生主体,激励学生主动学习、自立发展;坚持面向全体,激励学生自尊自信、人人发展;坚持弘扬个性,激励学生勇于创新、特长发展。矢志追求“疑难能自决,是非能自辨,斗争能自奋,高精能自探”的教育境界,造就大批“崇尚科学、崇尚个性”的国际化、创新型人才。
 
[招生动态]努力提升教育质量 争创人民满
[招生动态]2010年武汉市高考北大、清华录
[招生问答]近几年优秀毕业生
[招生问答]2016高考喜报
[招生问答]2016届第一批本科(含提前批)
[招生问答]武汉四中2016年高考喜报
 
 
   
 
 
 
 
 
 
     
 
  版权所有:武汉市第四中学
管理员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电话:83820756(学校办公室) 地址:武汉市汉口解放大道347号
技术开发:艾易互联